广岛三箭比赛直播:司考改革:想拿雙學位當“敲門”磚?沒那么簡單

广岛三箭名单 www.eujddj.com.cn 發布時間:2019-01-14 06:17   來源:中國青年報  

  幾乎所有非法學專業的司考考生都拼了命地想在司考改革前的最后一次考試中“上岸”,因為他們知道,從今年起,司法考試制度調整為國家統一法律職業資格考試制度,報考者需要有本科及以上法學專業背景或者從事法律工作滿三年。這一改革制度對大多數非法學專業報考者來說,意味著以后幾乎沒有機會參加司法考試了。

  同樣想參加司考的非法學專業畢業生譚佳卻沒有這個憂慮。從編導專業畢業一年后,她結束了自己在培訓機構的第一份工作,決定徹底改行,去做個律師??紗蠹葉寄擅?,她這個學編導的能參加司考嗎?

  雙學位改變個人發展軌跡

  對于譚佳來說,“雙學位成了轉行就業的敲門磚”。她在本科時讀了法學雙學位,正因如此,編導專業畢業的她還能再參加改革后的司法考試。起初,她對雙學位并沒有什么想法,只知道老師跟她說,“多一個學位就多條路”。

  她沒想到的是,司考制度一改革,她就“沾了光”。現在,她一邊在法院實習,一邊準備著明年的司法考試,以重新規劃職業發展。

  中國高校傳媒聯盟通過調查國內77所高校的大學生發現,42.47%受訪學生選修雙學位是想多學一個學科,33.56%是因為對本專業不感興趣,希望通過雙學位滿足學習需要,72.60%希望為未來深造和求職增加籌碼,還有16.44%是為了得到考司法考試、英語專四專八等資格考試的機會。

  和譚佳比起來,畢業于武漢大學的陸昊在上雙學位前做了不少考慮。他取得了水質科學與技術和金融學的雙學位。對他而言,學雙學位的主要原因是興趣。“首先是想為自己補充知識,其次也考慮以第二學位為升學就業的方向。”

  對于大多數工科生來說,課業是繁忙的。為了學雙學位,陸昊從大二下學期就開始了沒有周末的生活,直到畢業。在雙學位的專業上,他幾乎花了和學習本專業一樣的時間和精力,甚至認為學好雙學位金融學要比學好本專業更加重要。

  “大概是因為愛吧。”陸昊坦言。在申請英國高校的研究生時,他“雙管齊下”,兩個專業都拿到了多所學校的錄取通知書。但他發現,國外學校對于雙學位的認可度不高,他無法申請到最頂尖的五所學校。于是,陸昊還是選擇了繼續攻讀本專業。但談到雙學位,他還是覺得:“百利而無一害,絕對不后悔。”

  現在從事經濟新聞編輯工作的海若鏡也是一位雙學位的受益者。她本科在北京體育大學新聞學專業,大三時修讀了北京大學的經濟學雙學位。出于平日對經濟知識的興趣以及對北大學府的向往,她希望學經濟學能幫她在獲取知識之外,向財經新聞的就業方向發展。

  現在,海若鏡回憶起自己經歷過的幾次人生重大節點,無論是保研到北大、找到券商研究所的實習機會,還是媒體面試時獲得的認可,這段雙學位學習的經歷以及過程中接受到的系統性訓練,都成了一塊“敲門磚”,幫她打開了一道道門。

  內在提升大于額外收獲

  “雙學位對于我來說,不僅是一紙證書,更重要的是內在的提升。”王一雪是天津外國語大學新聞學(國際新聞方向)專業的學生,“沒有周末”已經是她的生活常態。除法定節假日外的每個周末,她都要坐近四個小時的車到一百七十多公里外的另一座城市去上雙學位課。

  王一雪選修的是中國傳媒大學廣播電視編導雙學位,她通常在周五下午坐車從天津到北京,周日下午一下課便又返程。她幾乎成了學校附近那家青年旅舍的“VIP”。周末無休、奔波兩地、雙重課業……有一次,她遇上本專業考試與雙學位考試時間“撞車”,上午十點還在學??際?,下午一點就趕到北京參加雙學位考試。

  “這樣的學習經歷帶來的是內在成長,因此不管是幾個小時的車程,還是因為住宿伙食的額外支出而略顯拮據的生活費,我覺得都是值得的。”王一雪特別享受在雙學位的課堂上,和來自不同高校、不同專業的同學產生的思想“碰撞”。“我能感受到那種不同學科思想相遇時的魅力。”她說。

  調查顯示,51.37%大學生認為,雙學位給他們帶來了切實的知識或技能提升,也有42.47%認為雖然學到的知識和技能有限,但雙學位有助于提升個人履歷,另有6.16%認為雙學位給個人帶來的作用不大。

  為了讓自己不亞于金融學本專業的學生,陸昊還額外自學更深入的知識。他對自己的要求是和金融學專業的同學一樣,比如雙學位只學會計初級,而金融學專業同學學的是中級,陸昊就自己看書學中級。他的雙學位成績比自己的本專業還要好。

  從英國回國找工作的過程中,因為雙學位他吃到了不少“甜頭”。校招面試時,他幾次被考官問及有關金融學的問題,簡歷上的這一項也為自己加了不少分。但陸昊還是覺得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在他看來,這些“額外的收獲”也都是建立在個人素質提升的基礎上,最大的收獲還是自己學到了知識。

  想說“愛雙學位”不容易

  王一雪會將自己的本專業新聞學和在雙學位課上所學的內容相結合。當她在雙學位課上看到一則新聞短片,除了會思考語言、邏輯思維,還要琢磨這個片段是如何拍攝、剪輯,從而把畫面與文字綜合起來。這使得她對于知識的思考增加了一個維度。通常情況下,授課老師會用大概一到兩個周末的時間完成一門課程。相對應的考試,則會安排在課程結束的那個周末。這種及時考察的模式讓王一雪在聽課的時候更專注,更多地調動自主思考的能力。

  中國高校傳媒聯盟調查顯示,42.35%受訪大學生認為雙學位符合自己的預期,學有所得,42.35%則認為課程一般,但不是完全沒用,也有4.71%受訪學生覺得課程設置太難,和原有知識儲備難以銜接,3.53%認為課程設置不實用,收獲不大,7.06%覺得自己上雙學位的課不夠用心,學習效果沒有體現出來。

  與王一雪恰恰相反,讀過英語雙學位的李鑫覺得,認真聽講著實是件不容易的事,含金量也“真的不高”。她從大三起開始攻讀英語雙學位,第一學期主要學習基本的聽說讀寫,那時她覺得口語課的老師能幫她糾正語音語調,“真是太有收獲了”。

  可學習的熱情沒持續多久,李鑫就覺得學不下去了。“本來學雙學位是想提高自己的英語水平,可后來學的內容完全‘八桿子打不著’。”她甚至質疑自己:“為什么想不開要學雙學位?”

  在全部22門課中,語言學、詞匯學、英美文學是最讓李鑫“頭疼”的課。聽不懂的概念名詞、理解不了的抽象語意……李鑫覺得,上這些課就像是“聽天書”,對提高英語水平沒起到什么作用。

  選擇就意味著成倍付出

  一到周末,陸昊從早到晚都要“泡”在教室,連調休的周末都不放過;遇上法定節假日也只放一天。大四最忙的時候,他一邊忙著自己申請英國的研究生,一邊“刷”雅思成績,還得兼顧兩個學位的畢業論文。

  但陸昊并不覺得這樣的時間安排把自己搞得很累。“學業本來就很緊張,但既然是自己選擇的專業,就要合理分配好時間。”對他來說,這也是一種鍛煉。自從學了雙學位,他不得不舍棄自己同樣很重視的社團工作。以前他幾乎每天都要去社團,后來一星期最多只去兩次。

  李鑫在雙學位課程的時間安排上卻十分苦惱。由于大四一整年沒有課,她的本專業對實習學分有要求,時間沖突時,她不得不把時間留給實習。

  劉振楠是植物生產和計算機雙學位在讀的大三學生。因為本專業是被調劑錄取的,他從一入學就不喜歡。于是,他幾乎沒有猶豫就選了計算機雙學位,甚至從那時就想好了要跨專業考研。

  可學了一個學期下來,劉振楠已經放棄了跨專業考研的想法。他的理工科知識儲備薄弱,學好計算機專業的難度非常大。“跨考的夢想一下就破滅了,上課都特別吃力,更別提跨考的難度了。”

  降低了目標,劉振楠在學習雙學位時更注重興趣了。“想學到真正想學的東西。”因此他會選擇性地聽課。

  同樣的困境海若鏡也經歷過。從文科專業“跨”到需要一定數學基礎的經濟學,對她而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學習衛生經濟學時,她每一節課都打印出一百余頁的PPT便于預習、復習,一個學期下來,資料堆得老高。有些課程難度過大,不在她本專業的培養計劃之內,她只能靠自學或報培訓班來彌補知識“斷層”。

  對于雙學位,“過來人”海若鏡有自己的期望:如今互聯網授課方式越來越普遍,也簡單易得,她希望可以借助互聯網的力量,減少“跨校”上課的資金和時間的消耗。為了保證雙學位教學質量,她認為可以適當提高考核難度;至于課程本身,則不應設過多的門檻。(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李鑫為化名實習生 劉俞希 中北大學 王鈺冰)